援塞手记(四)
       不知不觉中,中国第八批援塞志愿者来到塞舌尔已经大半年了。由于工作越来越得心应手,加上习惯了这里的生活,我逐渐进入了“心理舒适区”。父亲和我微信聊天,询问我近期的情况,我说挺好的,言语间流露出对目前工作和生活状况的满足。父亲却说:儿子,你不能就这样满足于现状,要更加努力地工作!我蓦然一惊,心想最近是不是对自己要求放松了,并暗下决心,必须尽快脱离心理舒适区,去迎接新的挑战!
       我现在的主要工作是做脑电图检查。有一次去儿科会诊,听说有很多小宝宝需要做脑电图检查,帮助诊断癫痫、惊厥或脑瘫之类的疾病,但没有儿科医生懂脑电图。在国内,神经内科和神经电生理医生是可以做儿童脑电图检查的,而且我在儿童脑电图方面也有一定的经验。于是我说,我可以帮你们做。我马上向医务部递交了申请,加上门诊护士长和神经内科亚历山大医生的友情帮助,医务部很快同意了我的请求。现在儿科送来做脑电图检查的小宝宝越来越多了。
      在门诊,我经常看到本地患者拿着印度、斯里兰卡的肌电图报告来看病--肌电图是诊断某些神经疾病的金标准。但是塞舌尔医院尚无肌电图仪,患者只能千里迢迢去国外做检查。于是,我和神经内科亚历山大医生、马丁内斯医生谈起这个问题,表示肌电图也是我在国内时工作的一部分,我也可以在塞舌尔开展肌电图检查,前提是要申请一台肌电图仪。让人高兴的是,前不久医院领导找我谈话,表示同意我的申请,不过还要走一些审批流程。
       由于不熟悉塞舌尔的相关法律和制度,有些援塞医生在注册时走了一些弯路,个别医生甚至6月份才拿到行医执照。大使馆经商处的工作人员建议志愿者们从各自的工作和生活方面写一些指导性的解释说明,最后汇总形成文件,给后来的志愿者们做参考。我撰写的“援塞志愿者医生注册须知”率先提交。
      山东医疗队在塞舌尔已工作了两年,很多情况比我们熟悉,有事我们会互相帮助。一天下班后,急诊室来了一位突发四肢瘫痪的本地阿婆。亚历山大医生和我看了病人,都认为是颈髓损害,磁共振检查提示颈髓多节段出血。只能找外科处理了,但已经过了下班时间很久,没法找到脑外科医生。这时,我看到援塞山东医疗队的脊柱外科医生高扬队长,他刚下手术台。“太巧了,高队长,这儿有个急症病人请您看看。”“没问题。”高队长毫不犹豫地答应了。他随我来到急诊室,看了病人,决定紧急手术!我一边帮忙推床去手术室一边抱歉地对他说:“不好意思,又要耽误您下班了。”“您不是也在加班嘛!”两人会心一笑。病人术后恢复良好。还有一次,我查完房刚想休息一下,这时手机突然响了,一对来塞国打工的中国夫妻求诊。我拉着志愿者医生李桂东急忙赶到急诊,大姐说她半边身子起了水泡,已经一周了,越来越严重,先联系到山东医疗队高队长,但他不在塞舌尔,就推荐了我。我检查了一下,左侧躯体大片带状疱疹。我和李桂东医生商量了一下,决定暂时不收入院,先口服药物治疗。然后,我又带着她到药房拿药,详细解释并用汉语写下口服药物和药膏的使用方法。像这样的小事还有很多,志愿者医生们都在尽心尽力地为当地群众和华人同胞服务。
       父亲节的时候,援塞志愿者临时党支部五位党员一起学习了习近平总书记给父亲的生日贺信。老一辈革命家习仲勋以身垂范,形成优良家风,在他的谆谆教导下,习近平养成了浓郁的人民情怀,对他后来的治国理念产生了深远影响。“七一”前夕,我们重温入党誓词,诵读《习近平谈治国理政》第二卷关于“一带一路”建设的重要论述,为能促进中塞友谊作出力所能及的绵薄贡献感到自豪。

(内儿科党支部 李踔)


 
 

地址:广州市东风东路627号   电话:020-83838688  粤ICP备06004502O号  版权所有:广州市第八人民医院